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酒风文化 > 酒与女人

本站搜索:

与葡萄酒玩数字游戏——各种各样的“1981”

2015-11-12 09:34:00来源:福布斯中文网 小旗袍 作者:  我要评论

关键词: 1981 康帝 香气 DRC 81
[提要]某种意义上,酒可能没有所谓“杀幼”之说,欣赏16岁的美和36岁的美是两种态度,需要调整的是我们的品鉴方式和我们的视角。大瓶DRC的大依瑟索的相遇,完全得益于偶然,因为这一瓶的编号是81,代表我的生日年份,我想,也得益于选酒人内心某份至纯的点滴。

  摘要:想来葡萄酒除了闻香品味以外,还可以用来说故事,这在我的笔记里似乎显得老生常谈了!生日过后的第一天,正式意义上年长一岁以后自然要更上一层楼地做事做人,也期待记录酒的方式更多几分乐趣,纵使过了许多年依然值得津津乐道一番。

  想来葡萄酒除了闻香品味以外,还可以用来说故事,这在我的笔记里似乎显得老生常谈了!生日过后的第一天,正式意义上年长一岁以后自然要更上一层楼地做事做人,也期待记录酒的方式更多几分乐趣,纵使过了许多年依然值得津津乐道一番。

  关于为自己找一款年份酒,不言而喻成为所有爱葡萄酒人的必修课。

  生日餐会遇到1981年份的伊甘,又名“滴金”,内心感激一片!想起我有位好朋友,2012年他太太怀孕时我便在琢磨买什么酒送,男生我会选择香槟,女生则打算买滴金,不过后来2012年竟然无这个特一级酒庄的甜酒的确有些戏剧性,不过暗自庆幸,因为对方喜得贵子,等若干年后看看有没有沙龙来应景一番!

与葡萄酒玩数字游戏——各种各样的“1981”

  想来,遇到滴金的次数也不算少的可怜,不过多以上世纪90年代为主,其中对1996的印象最为深刻,浓郁复杂度不言而喻,饮完酒后的杯底香气久久不散,回味许久……可遥想当年采摘果实之时达到怎样的集中度!

  1981的滴金,彻头彻尾液体黄金般橙灿灿的金色!可惜滴金的官方网站最早只有到1982年的相关信息。

  非常令人愉悦的奶油金桔,奶油坚果的香气,令我遥想儿时北京来的亲戚总给我带来京式蜜饯的香味,茯苓饼的馅料味道,咀嚼感,又透露着精致细腻的酸度……

  我很欣喜地发现在派克的网站上Neal Martin用了这样几句话来描述滴金:“The palate has great balance and verve with exquisite freshness and joie-de-vivre. Apricot and orange. There is a lot of finesse and grace here”。非常有趣的一段评价,用了Grace(我的英文名字)来形容此酒,并在英语的评价中情不自禁用了这句法语——生活之极乐!

  其实,除了年份以外,数字与酒在当晚全方位演绎了各种妙趣。

  Le Pin(里鹏)的出场完全是因为友人一片诚意为我庆祝生日,恰逢在场一位读书细致严谨的好朋友,见到里鹏脱口而出:1981是它的第一个年份啊!哇!竟然是和我一路走过来的同龄“酒”啊!不过今天再仔细检查各种文献资料,发现这位学员读到的书中表述稍微有些出入,其实里鹏的第一个年份应该是1979年,并于1981年上市。转念一想,母亲十月怀胎婴儿才呱呱坠地,美酒自然有艰辛与可探究的孕育过程!

与葡萄酒玩数字游戏——各种各样的“1981”

  另一个1981是出现在那块几乎为独占园的勃艮第佳酿Clos de Lambrays 2007,作为1981年晋升为特级园的它昨晚非常令人难以忘怀。

  香气中带着黑色水果和微微青涩感,这种青涩感与赤霞珠不成熟带来的青涩感不同,如果后者是一种瑕疵,这里的青涩却是一份点缀。我总感觉这份体验来源于果梗,今天仔细查阅一番以后发现酿酒方式上基本是整串带梗发酵(当然根据年份的不同,除梗比例不一)。

  当晚的它以新鲜感和清新度见长,并不体现太多老成,但始终活跃而又显出各种矿物质般的口感。口感其实并不复杂,可能需要时间去演变它的韵味和深度;而当下,品尝其果味中的鲜美则是至高享受。

  某种意义上,酒可能没有所谓“杀幼”之说,欣赏16岁的美和36岁的美是两种态度,需要调整的是我们的品鉴方式和我们的视角。

  大瓶DRC的大依瑟索的相遇,完全得益于偶然,因为这一瓶的编号是81,代表我的生日年份,我想,也得益于选酒人内心某份至纯的点滴。

  它出场的时候我们一路品饮,12个人已经完成了5个大瓶的佳酿,微微熏的感觉已经让精神处于半游离的状态里。记得有一次酒会也遇到类似的情景,迷离中出现了AR的CHARMBERTIN 2005,令我一阵觉醒般的滋味,此番DRC的大伊瑟索再现此番情景。

  开瓶后水灵灵直线上升到鼻尖的果香,野樱桃,黑醋栗中似乎夹杂着一些野性的肉感,香料……但又稍纵即逝,年轻的酒体,紧实感,细密,突破重重果味传递来的酸度,红色水果芬芳的回甘。

  我听到身旁这样一句评语——“不忍解析这种香气”、“精神层面的东西有时解释是一种徒劳”……这种体会可能非得品饮过而不得知,我却执拗地希望用一种贴切的描述来表达。

  于我而言,至深的印象是门第之分,DRC特有的香气和口感中的不怒而栗的气势在所有我品鉴过的2007年份中都可以捉得到——康帝更体现精致典雅,踏雪更释放热情豪迈,李奇堡表现的是稳健敦实,而昨夜的大伊瑟索则现中庸无瑕。这一系DRC全部都在果香的馥郁和翻腾中出场,在精细优雅绵长的口感中演绎……细微之处的差别未必需要在此一一强调,我能感谢的是巧合的“81”,唯一的第81瓶,遇到了也就成为一种永恒的愉快了。

与葡萄酒玩数字游戏——各种各样的“1981”

微信
初审编辑:
张龙

editor

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,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。
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众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3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众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4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30日内进行。